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部分烟草企业赞助公益事业 被质疑做变相广告

2018-12-07 23:21:34
部分烟草企业赞助公益事业 被质疑做变相广告 资料: 在今年的6月5日世界环保日上,中国烟草总公司荣获了“2011生态中国贡献奖”。 解说: 烟草公司获奖,控烟协会质疑,“2011生态中国贡献奖”再起争议。 许桂华: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它都是对生态环境破坏极大的一个产业。 解说: 烟草科技为什么不能进入国家科技目录,烟草专家为什么会受阻进入中国工程院。 钟南山: 任何的科学的目的是什么?都是提高老百姓的健康。 解说: 一个全球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卫生部部长陈竺荣获“世界无烟日总干事特别奖”,他是荣誉多还是压力大? 陈竺: 我们面临的形势还是非常严峻的。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为什么拒绝烟草?! 主持人 张泉灵: 你好,观众朋友,这里是正在直播的《新闻1+1》,我是主持人张泉灵。 今天想跟大家探讨一个底线问题,近中国的烟草企业获得了一个“2011生态中国贡献奖”,这件事情有没有触及你的底线?今天的话题就从这儿开始。 许桂华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常务副会长: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它都是对生态环境破坏极大的一个产业,而且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是世界已经公认的这么一个产业,怎么还能授给它生态贡献奖呢? 解说: 在世界环保日,中国烟草总公司获得2011生态中国贡献奖,这肯定是一个值得讨论的新闻。两天来,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已经提出了自己的质疑。6月5日,世界环保日,中国绿化基金会举办了一个2011绿色公益盛典的活动,表彰了23个为绿化公益事业作出突出贡献的先进典型,并颁发了“2011中国生态贡献奖”,中国烟草总公司就是其中之一。显然这条新闻并没有在当时获得舆论的重视,一直到前天,这条旧文再次被媒体关注,而得知情况的中国控制吸烟协会也立即致函主办单位,建议撤销中国烟草总公司的这个奖项。 许桂华: 种植烟草以后,使土地板结,使土质恶化,烟草在烤制过程中,一公斤烟草要消耗1.5到2公斤的煤炭,这不是一个低能产业。它同时释放了二氧化碳,对生态也是有破坏性的。据了解,现在每年生产卷烟的数量要消耗10万吨纸张,小消耗200万株树木。 解说: 中国控烟协会在致函中指出,把绿化贡献奖办法给中国烟草总公司,有违世界公认的烟草业损害人类健康和破坏环境的事实,也违背了2006年起在我国生效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宗旨。 那么主办方在6月5日,为什么会把“2011中国生态贡献奖”颁发给中国烟草总公司? 资料: 据媒体报道,中国绿化基金会对于致函中的质疑也给出了自己的解释,此次评选中并未从科学角度,将企业和行业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因素纳入其中,而主要依据企业对绿化公益事业的捐款数额,总统烟草总公司去年共捐了一亿元用于促进绿化,主要用于重庆地区的造林工程。 同时自2010年起,中国烟草基金每年建资500万元,设立了金叶生态基金,通过碳汇造林和生态扶贫的形式,在内蒙古、河北、甘肃三地种植适宜当地土壤的板栗、沙棘等树木。 基于以上两点,决定授予该公司“2011中国生态贡献奖”。 就在昨天中国烟草总公司外事司一名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生态保护上企业获得这个奖是应该的,而对于中国控烟协会要求撤销该奖项的建议没有任何评价。 解说: 大量捐款促进绿化是否能成为获奖理由? 许桂华: 拿这个钱种树,这是应该的,但是把它授予生态贡献奖不应该是,我们给它一个时间,让做决策的部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希望能够权衡利弊,认识到这样做的不妥,主动撤销。 解说: 撤销获奖资格有没有必要?有没有可能?昨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主办单位表示,因为奖项已经颁出很难撤销,不然对其它获奖单位也不公平。但明年会更谨慎,把行业对公众的影响考虑进去。 主持人: 中国绿色基金会不能有奶便是娘,不能谁给你捐款了,你就给谁颁奖,因为一个奖项、一个基金会也是要有基本的底线,这个底线就是不光要看这件事情对本基金会所从事的事业是否有利,更要看这件事情是否对全社会加分了还是减分,这就是一个公益组织、一个公益基金会起码的底线,是它所要承受的一个社会的责任。 如果有奶便是娘的话,大家这一个奖项就会变成一个黑色幽默,但是非常遗憾的是,这样的黑色幽默不是个,而且绝不是的一个。 我们来看几张图片,这是烟草企业在安徽捐的一所希望小学,有人说,烟草企业利润比较大,有钱能够做公益事业不是很好吗?如果没有他们捐款的话,可能希望小学就建立不起来,孩子们都没有地方上学。我想说的是,其实捐钱是可以的,捐钱投入公益是应该的,但是能不能不在捐钱的时候把企业这样变相的广告直接就打到启动仪式的大牌子上,这很明显是一个香烟产品的广告。 再来看这样的事情不止一家企业,不止一个品牌。另外,在这里说一句题外话,一个烟草企业可以获得这样的商标是非常让人遗憾的,这从另外一个侧面显示了,政府的控烟力度其实还不足够大。 再来看这就更像一个黑色幽默了,四川烟草希望小学,一进学校大门影壁上看到的是这样的标语“天才出于勤奋,烟草助你成才”另外“中国烟草”的大标志,就在这个楼正门上方的地方。看到这样的画面的时候,不仅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这究竟是赞助一个公益事业,建一所希望小学呢,还是在教唆孩子们,这是一个廉价的广告吗? 这里给大家做一个比喻,有很多知名的服装品牌都做自己的童装系列,这个童装系列通常是不赚钱的,但是他们坚持要做,为什么?就是因为在孩子们的心目当中建立一个品牌的意识,从小就穿这个牌子,长大了自然也就会认定这个牌子,建立品牌的忠诚度,那么当这些烟草企业去捐助一个希望小学的时候,当他们把一个大大的商标打在了孩子们的学校里,每天耳濡目染,长大了会多大程度上影响他们成为一个烟民。我要问的是,这是一项公益事业,还是一个教唆的恶行,在这里是需要讨论的。 同样我们要讨论的是,现在烟草行业虽然已经被禁止在公共场合发广告,虽然它不能赞助奥运会,不能赞助世博会,但是它是否应该在公益的形式,它的商标是否也应该有一个禁区,比如说起码不能出现在医院里,不能出现在学校里,这样的禁区是否应该严格受到法律的保护。 至少现在在一个领域,大家已经主动地开始讨论,我们的领域是否应该成为烟草的禁区,这个领域就是科学领域。 解说: 2012年烟草正在成为一个敏感词汇,遭到越来越多的拒绝,甚至是烟草行业的科研成果。今年3月22日,国家科技部公布2012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受理项目目录,就在这份目录中,由国家烟草专卖局推荐的“中式卷烟特征理论体系构建及应用”就名列其中,很快各界的质疑就开始出现,甚至引来30名院士的连名反对。 2012年5月4日新闻: 秦伯益、钟南山等30位原始,以联名信的形式发出反对声音,院士们在信中指出,作为企业追逐利润无可厚非,但入选项目的本质,是通过加香、提高口感等方法,达到促进烟草消费的目的,这将导致更多人的健康问题,损害更多人的生命质量,有违基本的社会正义。 杨功焕 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教授: 这些奖都变成了烟草业营销的工具,在很多卷烟厂的网页上面,都把国家奖挂在上面,告诉老百姓说,这个卷烟得了国家奖,所以我的卷烟是安全的,这样也是一种误导。 解说: 30名院士的联名信,让中式卷烟事件迅速发酵,各界议论热烈,这当中卫生部也发出了反对中式卷烟参评科技奖的声音,就在这种几乎是一边倒的质疑声中,中式卷烟参评终以失败告终。 2012年5月4日新闻: 科技部消息,在2012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受理项目公示期间,受到异议58件,其中33件涉及“中式卷烟特征理论体系构建及应用项目”,根据相关规定,这一项目不再提交本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评审。 解说: 而除了科研成果,一些烟草业的专家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拒绝。2011年12月,一名从事降低焦油含量、减少卷烟危害研究的专家,在是否能被增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问题上,同样遭到了很多人反对。有7家社会组织,近100名院士,就在当时联名致信中国工程院。 杨功焕: 而且他的贡献就是以降低焦油、降低卷烟危害为主要贡献,我觉得这是一个完全荒唐的命题。 许桂华: 低焦几十年前被西方国家完全否认了。 钟南山 中国工程院院士: 他只是考虑如何降焦,而且这个技术确实是降焦了,但是降焦以后有没有达到目的?并没有深入探讨。 解说: 与以上一些专家意见不同,中国工程院院士魏富胜(音)则投了赞成票,他说一方面中国人有很长的吸烟历史,几个亿的人口有吸烟的不良嗜好和习惯,要改变现状难度很大。另一方面,烟草行业是我国的纳税大户,烟草税收对国家建设有重要作用。因此,国家还是需要烟草行业的,控烟是一个逐步的过程,降焦减害是解决吸烟问题的一个必经的阶段。争论或许还会继续,但是争论的背后却应该是公众对我国控烟进程中种种问题的担心。 主持人: 我们可以看到这次中国卷烟这样的项目在评选国家科技进步奖的时候,还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击。我们来看阻击一方面的言论。针对这个事情,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4月17日表示,此事已经造成了极坏的国际影响,中国已经得了一个“脏烟灰缸奖”,再也不需要一个肮脏的科技奖。这些话作为国家卫生部副部长说出来,已经非常重。这样的阻击声音不仅来自国家的卫生部门,也来自科技界的内部,同时也来自非常多的中国公众。 ,中式卷烟这个项目就退出了国家科技进步奖,这样阻击力量的凝聚不要小看它,它已经是一个进步。为什么这么讲?事实上我们检索一下,从2002年到2010年,我们至少可以找到六项已经获得国家科学进步奖的一些卷烟项目,包括卷烟厂自动的物流系统,包括如何来降低线虫防真菌资源的研究与应用等等。总之都是促进烟草行业自身发展的奖项。从2002年到2010年,至少有六项是获得国家的科学奖励,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以前这样的阻击是没有起到作用,甚至这样阻击的声音都没有能够引起社会的足够的关注,未来会怎么样?现在双方的力量对比又呈现一个什么样的态势? 接下来,我们就来连线中国控烟协会的常务副会长许桂华。想问一下许会长,从中华卷烟参与国家科技进步奖的评选一直到烟草方面院士,您都是当时讨论的参与者,您感觉这两个力量当中,双方对比是什么样的? 许桂华: 我认为现在公众和非政府组织在这个问题上反映的声音越来越强大,但是得到的回应结果是不满意的,而且公众的回应,人民对于烟草危害健康的认知度都在提高,社会各界对这件事的关注参与程度也在加强,但是这些事件都是由控烟组织提出来以后,得到了社会的广泛共鸣,但并没有取得满意的效果。我觉得没取得满意的效果的根本原因,就是我们国家虽然是公约的立约国,而且也向国际社会做出了庄严的承诺。全国人大2006年也通过了正式生效,但生效后公约在我们国家并没有得到有效的贯彻和执行。 主持人: 说起烟草企业,其实有各种各样的渗透方法进入到社会的各个领域。刚才我们也说到了,很多烟草企业为希望小学捐款,但是却把他们的广告语、把他们的大商标打在了希望小学的围墙上,打在了他们的教学楼的顶上,这样的事情,您是不是看到的非常多? 许桂华: 非常非常多,而且因为大家都知道烟草危害健康,在国际上烟草业是一个夕阳工程,但是烟草业出于自身利益,为了挽救企业,维护烟民数量,又碍于现在《国际法》很多国家严格规定烟草企业不能做广告,但是烟草企业用另外一种形式出现变相广告,或者利用捐赠赞助的手段,达到广告自己的目的,来树立所谓的负责任的社会形象。 你们看到了,今天刚刚播出了四川的希望小学,还要在浙江万宝路,给浙江小学赞助服装,所有孩子身上服装有万宝路的标识,所以他们施行的这些招数,在国外烟草公司早都是这种招数,已经被西方国家法规判了死刑,这些怪招、恶招在中国烟草业还大行其道,关键是公约在我国没有得到认真的实施。 例子非常多,这次的生态贡献奖,还有上海烟草博物馆被授予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先进单位等等,不计其数。但是值得称赞的是民政部在网上征求意见时,我们控烟协会把不能授慈善奖的原因陈述之后,民政部党组认真听取了控烟协会的意见,取消了,这使我们控烟人士非常鼓舞。 主持人: 谢谢许会长的介绍,既然像许会长说的那样,现在民间组织,包括国家的卫生部门,现在在凝聚成一条战线,成为控烟的积极推进力量。说到这里,我们就不得不说到和烟草有关的另外一个奖项。 “世界无烟日总干事特别奖”这个代表着全球控烟领域荣誉的奖项,昨天由世界卫生组织总干部陈冯富珍,亲手搬给了卫生部部长陈竺,以表彰陈竺本人和我国卫生部在控烟履约中取得的成绩。作为目前世界上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这应该是一个沉甸甸的奖,对于陈竺和卫生部恐怕更多的是激励。 陈竺 卫生部部长: 据调查,我们国家的吸烟人数超过三亿,15岁以上男性吸烟率高达52.9%,请大家注意15岁以上,这里面包括很多的青少年。二手烟暴露人数更是多达7.4亿,同时广大群众对烟草危害仍然缺乏正确的认识,存在严重的思想和观念上的误区。 解说: 倡导把戒烟药物纳入基本医保,提高中低档烟草税费,严格监管烟草业欺骗性宣传,地方政府立法控烟。作为我国控烟工作牵头部门,卫生部需要进一步加快推进各项制度的改革。去年5月1日,卫生部修订后的《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正式实施,全国市内公共场所全面戒烟,同时无烟医院和无烟城市的项目,卫生部也在推进。 陈竺: 控烟履约卫生工作者责无旁贷,各级卫生行政部门要发挥示范带头作用,将控烟履约工作放到深化医改大局中去统筹考虑,积极推进,同时组织动员社会各界广泛参与,形成强大的控烟联盟,切实保障广大群众身心健康。 解说: 卷烟的产销量约占全球的40%,每年因吸烟导致死亡的人数超过一百万。尽管有关部门一直在努力,但仍然难以回避社会各界对控烟缓慢的质疑。再看一组数据,2011年我国烟草业累计销售收入超过一万亿,实现工商利税7529亿。巨大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是控烟的障碍。 陈竺: 有的人说烟草对税收有多大的贡献,实际上我们的专家系统早就已经说明,烟草造成的健康的经济损失,已经超过了它对税收所谓的贡献,在经济上都是得不偿失的,更何况造成了患者、造成了家庭、造成了社会的巨大的伤害,这个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解说: 有舆论指出,如果再不大力控烟,将来极有可能拖垮我们的社保体系,在我国的“十二五”规划纲要中,明确写入要全面推行公共场所禁烟,同时与这条目标一起出现在规划中,未来五年,我们要将人均期望寿命再提高一岁,这成为“十二五”期间医改目标,控烟已经不仅仅是掐灭一根烟头的问题。 主持人: 卫生显然在所有政府部门当中控烟坚决的,因为卫生部门是中国控烟进展缓慢的直接受害者。我们来看看陈竺的说法,他说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烟草危害负担重的国家,这个负担当然就是医疗的负担。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数字,目前我国每年归因于吸烟死亡人数120万人,超过艾滋病、结核病、交通事故和自杀人数的总和,一年120万。预计到2030年,每年将因此致死两百万人,还是呈直线上升态势。换言之,我国每天会有五千人死于吸烟而引发的疾病,多么让人触目惊心。但是需要同时来展现给公众的就是,我们国家虽然已经在签署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第六个年头,但是抵制烟草的进程是较为迟缓的。对此,陈竺的解释说,可能源于对于严格控制措施,特别是烟草价格上涨所带来的负面反应的担忧,而这种担忧更多的来自烟草企业,因为这会影响到烟草企业。 如此快的一个利税和上交国家财政的一个上升态势,在2011年,它的上升都是百分之二十二点几,远远高GDP数字。所以想在这里说的是,能不能控烟,关键还在于能不能守住这个底线,而这个底线就是保护公众的生命健康,这应该是所有的政府和所有的社会团体的基本底线。 这里是《新闻1+1》,明天见。 耐高温PEEK
宝宝早上起来咳嗽
小孩经常感冒怎么办
高清led显示屏
塑料盖价钱厂家
变频供水设备厂家
宝宝咳嗽发烧怎么办
儿童感冒药哪种好
小孩子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